您的位置:  首页 > 说说心情
[新传说] 告诉你一个谋杀案

时间:2021-12-06 02:39:50 阅读: 作者:唯美句子

 老板认定你了,这是定金。写完后再付一万五

大学新闻系毕业两年多,李明宇一直没找到稳定的工作。无奈之下,李明宇做起了**。可即使做**,也不总是有活儿。这不,眼看半个月没拿到一个单子了,李明宇灰心到了极点。

**工作室是他和大李、小刘合租的。这天,大李兴冲冲地回来说,他找了个写剧本的差事,为一个大老板写能演30分钟的剧本,薪酬是两万块。可惜,次日他早晨出去,傍晚却垂头丧气地回来。老总亲自面试,大李被淘汰了。不过,他推荐了小刘。

但令人失望的是,小刘面试也失败了。最后,李明宇上阵。

李明宇拎着公文包,准时到达。这家名为世博的公司资产过亿,大楼盖得十分气派。李明宇有点想不通,这样的大公司完全可以高薪聘请顶级编剧,为什么却找不入流的**?况且,这次还是为老总写剧本,总结他的一生呢。连名字人家都取好了,就叫《人生之路》。

在会客室坐定,秘书来给李明宇倒了茶。片刻之后,一个身形高大、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了进来。他看上去六十多岁,目光犀利,不怒自威。他坐到李明宇对面,打量了下眼前的年轻人,然后说:“写点儿什么吧。”

写什么呢?老人却没有交代。李明宇硬着头皮,胡乱写了段大学生活。老人拿起来看了很久,然后说:“你很不错,只是不够自信。”说罢,老人起身离开。这时,秘书走了进来,递给李明宇一张五千块的支票,说:“老板认定你了,这是定金,写完后再付一万五。”

拿着支票,李明宇像做梦一样。事情就这么简单?这真是,幸运自己会来敲门。

回到工作室,大李和小刘听说李明宇被选中,都惊讶地看着他,说:“你小子行啊,想不到还真有两把刷子!”

入夜,手机响了,是孟总秘书打来的。他询问李明宇需要哪些材料,他手边有些视频和文字稿,可以整理出来供李明宇参考。简单的沟通后,李明宇准备挂电话,秘书却突然说:“人生之路,其实也是希望之路,好好把握,年轻人!”

你相信吗,我杀过人。而且,还是两个

以后,每天傍晚五到六点,是李明宇对盂总的采访时间。孟总说,这个片子他有个设想,要拍在他生命中起过重要作用的十个人。

第一个要记述的情感故事,是孟总最信任的战友。提起几十年前的往事,孟总点了根烟,眼睛眯了起来。年轻的时候,他去过朝鲜战场。战场上,他与一个大他十几岁的老兵结下了深厚友谊。他们一同作战,一同蹲守战壕,吃住都在一起。当不会游泳的他掉进冰窟,是那个老兵冒死把他救了上来。可惜,回国后,他们各自回到家乡,彼此再无联系。然而,就是这个战友,却成为他一生的痛。

李明宇惊讶地抬起头,难道,后面还有故事?孟总喝了口茶,直视着李明宇的眼睛,问:“你相信吗?回国后,我杀过人。而且,还是两个。”

听了这话,李明宇呆了。他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哪一年?”

“1986年。冬天。就在这个城市。”孟总说着,眉头紧紧皱起。然后,他朝李明宇挥挥手,不想再讲这个话题。

走出公司大门,李明宇的耳边一直回响着孟总的话。他杀过人,而且还是两个!孟总为什么会杀人?为什么要告诉自己?不怕被举报吗?李明宇百思不得其解。路过省图书馆,他走了进去。到报刊陈列室,找到1986年的本市日报,他一直翻到深夜,却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阅读

第二天傍晚,李明宇再次来到公司。孟总已经在等他了。在正式采访前,李明宇突然问:“我找过1986年的报纸,没看到冬天有杀人的报道。我想知道,你把尸体掩埋了吗?另外,你为什么要告诉我?不怕这件事泄露出去?”

孟总看看他,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,他说:“我不怕你会泄露。看上去,你还想了解更多?”李明宇点点头。

孟总接着说:“1986年,我靠倒卖钢材赚了些钱,于是就开车来到这个城市,我想找到在战场上救过我一命的老哥。当时,我手边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地址,再没有其他联系方式。我的车左拐右拐,就在一条偏僻的路上,撞到了一对年轻夫妇。男人骑车,女人坐在车后,路太滑,他们被撞进了深沟。那样的天气,撞进沟里只有死路一条。当时我吓坏了,迅速驾车逃回了自己所在的城市。直到几年后,我从别人口中得知,我撞死的两个人,竟是我救命恩人的儿子及其妻子。这些年,这一直都是我心中的梦魇。”

听到这儿,李明宇的手突然一抖,脸也变了颜色。半晌,他问:“你那个救命恩人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孟总弹了一下烟灰,说:“我只是想跟你讲述一下事实,我不想你查到任何确凿的证据。”

李明宇用力点点头。从世博公司出来,他马上拦了辆出租车,直奔爷爷留下的老宅。要知道,在他一岁半时,父母因车祸身亡,他由爷爷一手拉扯大。而爷爷,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!他的父母,就是在1986年冬天遭遇的车祸!爷爷十年前去世,他寄居到舅舅家,一直到大学毕业。

来到老宅,李明宇打开门,拖出爷爷放在床底的大木箱,李明宇的心一阵怦怦直跳。他清楚地记得,箱子里存放着许多爷爷的老照片。打开灯,李明宇将照片一张张翻出来看。当他看到在朝鲜战场上拍下的一张合影,李明宇惊呆了。那上面,年轻的爷爷和另一个比他更年轻的男人勾肩搭背,那个人,分明就是孟总!

看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,就像兄弟。这么说来,的确是孟冬撞死了自己的父母!难道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?

我反正活不多久了,这件事,也不能烂在肚里

李明宇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他赶紧打电话给舅舅,舅舅告诉他,当时的确是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母亲,母亲抱着一篮子鸡蛋回家。就在半路上,一辆吉普车突然冲出来,将他们撞进了深沟。沟里都是冻土,石头一样硬,他们当场死亡。司机还下来查看过,片刻之后,他上了吉普车,逃得无影无踪。

“目击者说没说过,那司机什么样子?”李明宇急切地问。

“天太黑,没看太清楚,似乎是个瘦小的男人。”舅舅说。

这件事,外公外婆是报了案的,可一直没有找到肇事司机。转眼,二十多年过去了。怕李明宇有心结,他们从未提过肇事司机逃逸的事。

放下电话,李明宇心里疑惑,孟总可是一点儿都不瘦小。不甘心线索就此中断,他又找到了交通局。当时负责调查此案的交警已经退休,李明宇千方百计找到了他的住处,向他询问当时的情景。那人淡淡地说:“最近,好像不止一个人来问这件事呢,我反正活不了多久了,这件事,也不能烂在肚里。当时,我们其实查到了肇事司机。可是,上头有人打招呼,不让抓。这件事,我保留了相关证据,你如果需要,我可以交给你。”

李明宇呆住了,问:“那肇事的,是不是姓孟?”

交警摇摇头:“不,他姓佟。是当时佟副市长的二儿子。不过,恶有恶报,那次事件后没两年,他因醉酒驾车跌进深沟死了。”

李明宇愣住了。原来不是孟总?半晌,他缓缓地问谁还来调查过这件事,交警说,对方是个商人,看上去很有钱。李明宇突然明白了,原来,孟总给他讲了—个故事!可他,为什么要给自己讲这样—个故事?

剧本交了上去,孟总十分满意。拿到一万五千块钱后,李明宇再也忍不住,讲出了心里的疑惑。孟总没有回答,而是平静地问:“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
李明宇摇头。他爷爷的确救过孟总的命,可孟总有什么理由非要编排说杀了他父母呢?看着面前英气勃勃的李明宇,孟总笑了:看来,这次他真的选对人了。约写剧本,不过是个借口,他要考验一下李明宇的能力和品质。如果他没有能力去调查,就不能知道他父母死亡的真相;如果他没有良好的品质,他很可能会趁机勒索孟总,或用其他方式为自己捞些好处,甚至鲁莽行事,这些他都做好了应对准备。但李明宇没有这么做。现在,孟总终于找到了报答救命恩人的最佳方式,他要把李明宇培养成公司骨干。他问李明宇:“我公司企划部还需要一个人。你想来做文案吗?”

李明宇怔怔地看着他,恍然大悟:“其实,你原本就想让我写《人生之路》的剧本,对不?大李,小刘,不过是托儿?我的表现,不一定比他们强吧?”

孟总笑了。的确,为了不让李明宇起疑,他们提前对大李和小刘做了工作。李明宇也笑了,他陡然明白了秘书在电话中提到“希望之路”的意思。不过,他还是挺起胸膛,说:“我没做过企划,这件事,得回去好好想一想。”

“好。想一想,人生之路,应该怎么走。”孟总说着,亲切地拍了拍李明宇的肩,满怀期待地目送着李明宇离开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为 “阅读短文网” 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Copyright © 2018-2021   Powered By 阅读短文网-短短文网_经典文章_短篇短文_情感日志  备案号:  苏ICP备16007902号